发布
  • 动态
  • 文章
  • 视频
  • 音乐
  • 帖子
  • 红包
  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魔法少女小爱

      “算你知道厉害。”小爱冷冷的哼了一声,举起右手准备切下,“知道也没用了,准备受死吧!”

      魔族脸上闪过一丝兴奋,略一定神,眼中突然发出一片厉芒,虽然只是一瞬,但小爱竟然觉得有点头晕目旋。小爱稍微迟疑了一下,那魔族突然邪邪的一笑:“小姑娘,有没有兴趣和我来干一炮?”

      小爱不禁一愣:虽然自己是有些爱好,但也不至于到了写在脸上人人都看见的地步吧,这个魔族是怎么知道的?想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自己处理完毕,不禁有些恼羞成怒:“那可抱歉了,如果是平常,也许有机会试试;今天本小姐心情不好,没这兴趣!”又挥动右手斩了下来。

      那魔族不闪不避,眼看手掌就要切到,突然一声大喝,眼中爆发太阳般的强光,正与他对视的小爱脑海中如被大锤击中,一阵巨痛传来,顿时捂着头踉跄后退。

      那魔族发出那阵强光后,口中也是绿血狂喷,但他咬牙坚持着一直对视着小爱的双眼,一刻都不分神。只见他浑身颤抖,越来越用力,似乎快要坚持不住;挣扎了一会,只见小爱对视的双眼变得迷茫,表情也开始痴呆起来,显然已经被控制住了。那魔族终于松了口气,倒在地上;只剩下站着的小爱,但眼光变得空洞无物,望着前方一动不动,嘴唇微动,似乎在喃喃的念着什么,但面色却越来越红,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,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。

      休息了一会,那魔族终于又站起来,抬起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沫:“奶奶的,这小丫头还真厉害,那么强的李家仙气,跟她硬碰硬简直是找死……”

      抬起头看着小爱变化的表情,魔族裂开嘴笑了起来:“虽然这丫头这么强,可还是被我搞定了;想不到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居然是一个小骚货……,嘿嘿,现在轮到我来报仇了,我要吸光你的真气,让你生不如死!”魔族眼中又放出一片光芒与小爱对视,只见小爱的喘息逐渐剧烈起来,双腿不安的扭动,一双手也开始在自己身上游走起来。

      那魔族的精神控制十分厉害,把小爱的欲望放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让她完全无法思考,沦为性欲的奴隶。但这种控制来源于精神共振,对方所想的自己也会强烈感应到,持续了没多久,那魔族也是口干舌燥,下面硬了起来。

      “奶奶的,小骚货,看老子奸爆你!”走上前去,魔族一把扯下小爱的超短裙,碎片横飞中,小爱白色的亵裤也被撕开,露出了曲线起伏、凹凸有致的光洁胴体。小爱已被欲望完全的控制住,胸口急促的起伏着,凭着本能抚摩着魔族的身躯,寻找着能填满自己空虚的东西。

      那魔族下面的阳具十分特异,是由几十根小蛇一般的活物组成,每一个蛇都反射出金属光泽,或缠绕游动,或张开蛇嘴露出锋利的牙齿,显得狰狞恐怖。那魔族一收气,只见几十条蛇围绕不动,缠成一根巨大的阳具,对着小爱的阴部就狠狠的捅了进去。

      “啊——”小爱修长的脖颈扬起,满足的叹了一口长气,一把手搂住那魔族,两人热烈的狂吻起来。

      那魔族一双手抱起小爱的双腿开始猛烈的抽插,另一双手也没闲着 

      ,握住小爱的挺翘的双乳搓圆搓扁,使劲抓捏,双峰在手中不断扭曲变形。

      “哦~~~~哦~~~~~,再~~~~再用力~~~~”强烈的刺激让小爱无意识的呼喊着,在那魔族身上疯狂的扭动,企求更猛烈的高潮。

      强烈抽插了几下,那魔族突然一穿到底,阳具直接穿过颈口顶到了子宫底部。突然一呼气,几十根蛇忽然散开,在小爱的子宫里上下起伏乱飞,剧烈翻腾起来。顿时只见小爱的腹部此起彼伏,不断被里面的蛇头撞得凸起一块一块;每一条蛇都象一根铁做的鞭子,每一下翻腾都狠狠的抽打在小爱子宫的内壁上,把子宫向外撑成奇形怪状的模样。这剧大的刺激很快就让小爱达到了高潮。

      “啊~~~~”小爱猛的尖叫了一声,双眼翻白,身体大幅度弓起,下体的爱液大量喷泻而出,整个人处于迷乱状态。但那魔族仍没打算停止,一抽身把小爱放到地上,几十条蛇做的阳具竟然脱离身体,停留在小爱的子宫里到处乱窜,小爱的腹部顿时如汹涌的波浪一般起伏不停;不断有蛇头张开嘴狠狠咬在内壁上,但已经半昏迷的小爱只是张着嘴,不时的抽搐一下,微微的颤抖着。

      “嘿嘿,小贱货够爽吧,我让你更爽——”那魔族着从不远处找来一把牺牲的警察留下的冲锋枪,握着枪把用力一捅,枪口顿时插入了小爱的屁眼里。魔族狞笑着扣动了扳机,只听见沉闷的枪声响起,弹壳飞舞,整个弹夹发子弹全部射入了小爱的肠道里。

      “啊~~~”巨大的刺激让小爱不断在天堂和地狱中徘徊,小爱迷乱的摇着头,大口的喘着粗气。子弹的巨大的力量冲击着肠道,打得她不断的向上挪动。30发子弹打完,那魔族又换了个弹夹,把子弹全部打了进去。60发子弹堆积在肚子里同一个地方,小爱的腹部顿时隆了起来。堆积弹头的肠道部位被涨得鼓起,肠壁被撑得极薄,仿佛随时都会破裂。那魔族抽出冲锋枪,一伸手插了进去,摸到那一堆弹头,手指曲张搓捏,大力的搅拌起来。

      依靠李家仙气,受到的伤害会被抵消,除非遇到实力超出太多的对手,小爱都可以几乎金刚不坏的方式保护自己的肉体,但能量的消耗是十分迅速的。如果在清醒的情况下,与天地循环能量可以不断的补充进来,但是现在的小爱丧失了意识,得不到补充的李家仙气被迅速的消耗着,很快不足以维持保护了。

      一声凄厉的惨叫,小爱痛苦的喊了起来,只见腹部的波浪越来越激烈,突然哧的一声,一根蛇头穿破肚皮露了出来,随即十几根蛇头也跟着穿破了子宫;瞬间,只见小爱的腹部变得千疮百孔,几十道血箭激射而出。

      那魔族一见,顿时大喜,开心的笑了起来:能吸食到这样一个能量强大的人,对自己的帮助太大了,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变强很多吧。

      不再犹豫,魔族伸出双手向小爱胸口一插,果然小爱的身体不再有强大的能量守护,双手稍一用力,立刻没指而入,倾盆的鲜血顿时漫了出来。魔族手一翻,啪的一声,把小爱胸口的肋骨用力掰断,打开了胸腔,随手一撕,扔开覆盖着的黄绿色肺叶,只见胸腔的中间,一颗鲜红的心脏正有力的跳动着。

      大喜之下,魔族伸手一把抓住小爱的心脏,正准备撕来吃掉,突然一阵灼热的能量传来,双手顿时剧痛。魔族大吃一惊,抬头望向小爱的眼睛,只见小爱正高抬着头对他怒目而视,哪里有一丝被精神控制的迹象了?惊恐万状的魔族还没来得及甩开,只见一道金色的热流从小爱心脏传出,瞬间传遍魔族的全身,随即轰的一声巨响,整个身体被炸成了粉尘,渣滓不剩。

      一朵绿色的莹火飞出,小爱伸出颤抖的左手勉强做了几个手势,那莹火晃了几下,就被吸进了旁边的法杖里。做完这些动作,小爱再也坚持不住,一仰头倒了下去。

      一直过了大半小时,才见到小爱的脸上慢慢恢复血色,躯体的伤处也开始缓慢蠕动,逐渐恢复再生。再过半小时,小爱终于医治好了表面的伤势,虽然还十分委靡,但已经慢慢坐了起来。

      靠着墙壁稍微坐了会,小爱睁开眼睛,小声的问道:“为什么救我?”

      “我可没救你,只不过在你的脑海里稍微冲击了一下而已。”法杖颤动,一阵烟雾腾起,阿米巴冒了出来,盘坐在地上,一边摇头晃脑的评价起来:“啧啧,你们这李家仙气可真是厉害,以你们人类这么脆弱的身体都可以拥有这么强的能力,如果给我们魔族使用,那可……”

      “我抓你做宠物,你难道不恨我了?”

      “恨是恨,不过是你封印的我,又和我有契约,我根本逃不掉;如果你死了,我可不知道要在这法杖里呆多少年了,那可比杀了我还痛苦得多。”

      “我突然想起来,你既然可以叫醒我,干嘛不一开始就做?你故意的么?”想起一开始就被控制,这阿米巴却到最后一刻才出来帮忙,小爱不由得愤恨不已,不过此刻虚弱的她说话也没什么力气,这质问显得有些无力。

      阿米巴有些得意洋洋:“啧啧,根据以前的事实,我还以为你喜欢这么被干呢,怎么会拦住你呢?”

      “胡说!就算喜欢……那些事情,也要看场合的,是能随时随地乱来的吗?”小爱红着脸生气的反驳,愣了一会,想了想又小声说道:“刚才虽然危险了点,不过是蛮过瘾的……”

      “…………”

      环境一安静,外面噪杂的人声逐渐传了进来。

      慢慢扶着墙壁,小爱站了起来:“阿米巴,扶一下我,准备走罗。这一耽搁就是几个小时,外面的警察大叔们恐怕要急疯了。”

      无奈的扶着小爱,阿米巴不甘心的问道:“你这伤自己治不好?”

      “身体的复原还是小事,这一次真气损耗太剧烈,得回去找长老才能修补回来。呜呜呜,刚在长老面前夸了口就变成这副糗样,这一次脸丢大了——”

      第五节

      神农架山区连绵千里,到处覆盖着茂密的原始森林。群山起伏中,一座山峰拔地而起,高耸入云,形状好似一条昂首向天,将要飞起的巨龙,被人们称为奔龙山。

      奔龙山山峰顶部,奇迹般的坐落着一座石头的城堡。这城堡成四方形,规模不大,屹立在奔龙山的顶端,周遭云海缭绕,气势雄伟之极。只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,似乎有些破落了。

      半夜时分,奔龙山的山腰的一片凹处,从半人高的野草中慢慢探出一个人头来。看他的面容十分年轻,脸上甚至还带着些许稚气。小心翼翼的向山顶的城堡观察了一会,见没什么动静,他扭过头小声的对旁边说道:“郝师叔,长老们确定魔族今晚会来吗?”

      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响起,尽管刻意压低了嗓子,在这寂静的夜里还是显得有些突兀:“修文,你小子不要怀疑,这次的情报是从最可靠的渠道传来的,今晚一定会有大批魔族来抢占这个城堡。”说话间,一个中年大汉的脑袋也冒了出来,盯着上方的城堡猛看。

      趴在草丛里一边无聊的赶着蚊子,修文一边抱怨道:“郝师叔,我们几个才刚从庐山毕业回来,只知道要和魔族开大战,就被您一道命令给迷迷糊糊的拉到这儿来了,详细情况还什么都不知道呢,您就给我们说说吧。魔族为什么会来这鬼地方抢这么一个破城堡?”

      “你懂什么!”中年大汉转过头来低低的训斥道,“什么破城堡,这个城堡其实是个巨大的封印阵,里面封印的是魔族的至宝:安达利尔的面具!”

      被说出的密闻吃了一惊,四周响起了窃窃的私语声。显然李家这次前来的年轻人中,相当一部分对这些都毫不知情。

      “自从五十年前曾祖把安达利尔的面具封印在这里,魔族入侵人间界就失去了可以决定胜负的强大力量。再凶悍的魔族,如果没有面具力量的保护,在这个世界也无法长期呆下去。一个魔族,除非和人类订立契约来不断吸取能量,否则在这个世界呆得超过十天八天的,力量就会衰退,身体开始腐朽化--这个常识你们都清楚的吧?”讲故事可是郝师叔的爱好之一,说起来头头是道,“这些年来安达利尔的面具封印的地址一直非常保密,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,魔族知道了面具被封印在这里。我们通过特别的渠道得知了这个情报,所以才十万火急的调动几乎全部家族高手赶来这里埋伏。”

      感觉到周围跃跃欲试的冲动,大汉回过头来,不满的低声斥道:“你们的长辈主要都埋伏在山的对面,我们在这边不要轻举妄动。等待命令,信号后才可以行动,听清楚了没有?”

      “清楚了!”一片低声整齐的回应,听声音足有几十人一起趴在附近。大家不再附耳交谈,都聚精会神的盯着上方的城堡,紧张的注视着。

      圆月当空,山顶黑黝黝的城堡在夜色中也被洒下一片清冷的光芒。幽静的山区里,不时一阵山风吹过,一道道波浪般翻腾着森林的枝叶,发出哗哗的响声。

      不知过了多久,旁边的修文突然一指上空,低低的惊呼:“师叔,你看!”

      手指所指方向,只见城堡上方的半空中出现小小的黑点,又迅速扩大成一个黑色的旋涡。旋涡越来越大,仿佛要把周围的一切都给撕碎、吸引进去。“轰隆”几声巨响,整个天空霹雳狂闪,旋涡被撑开成大洞,背后黑色的世界被连接了过来,魔界通向人间界的大门被打开了。

      亲眼看见两个世界被连接的异象,李家埋伏的年轻人个个出了身冷汗。没有人吭声,大家都呆呆的盯着那黑色的大洞。看着他们的神情,大汉不屑的想:有什么好怕的?被吓成这个样子,好象洞里将要蹦出来的是什么恐怖的妖魔鬼怪一样,这群小家伙实力虽然不俗,但还是太年轻啊--呸、呸,妈的,要出来的不正是妖魔鬼怪吗?

      定了定神,大汉向上望去,只见天空的巨大闪电已经停止,那悬浮空中黑色的大洞突然光芒一闪,如同下雨一般,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的小点从洞口倾泻而出,如瀑布一般洒落在山峰的顶部,只一瞬间,密密麻麻的身影就把整个山顶给完全占据起来,包围着城堡了。

      一片海啸般的声音扬起,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号叫,山顶的黑影在欢呼雀跃。看那如波浪般翻腾的人潮,今晚降临的魔族起码超过了五千。

      家族的年轻一辈显然都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多的魔族聚集在一起,不禁心底发毛,一声不敢吭。不屑的看着周围后辈惨白的脸色,大汉低声呵斥道:“去!多有什么用?一群虾兵蟹将而已。你们是李家的精英,是人间界能使用李家仙气的高手,这些垃圾再多有什么好怕的?”

      大汉正给这些没见过大场面的菜鸟们打气,奔龙山对面远远的一座山顶突然爆发出一团火焰,如灿烂的礼花节节升起;一颗白色的流星划过长空,以惊人的速度越过两座山顶之间的距离,只听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流星扎在了聚成一大团的魔族堆里爆炸开来,伴随着无数的残尸碎骨飞起,魔族顿时被炸得哭爹叫娘,四散奔逃。

      远处山顶又是几下火光闪动,十几颗流星飞起,穿过空中继续狠狠的打在了密布魔族的山顶,这接连几下攻击让魔族顿时死伤狼籍,山顶尸体横飞,爆炸中起码炸死了过半的魔族。

      “好了!长老们出手了,我们也该动了。”大汉猛的站了起来,右手举起把湛蓝色的大刀一挥,大声喝道:“李家的兄弟儿郎们,痛宰魔族垃圾的时刻到了,大伙儿跟我上!”话声未落,人已经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山顶冲去,几十条身影从草丛中站立起来,李家的后辈们抿着嘴唇,紧跟着大汉冲向战场。

      当远在千里之外奔龙山的家族精英们还在辛苦的埋伏蹲点的时候,在C市郊区李家一座疗养所的别墅里,小爱正以“疗伤”的名义浸泡在烟雾缭绕的温泉中,只露出包裹着白浴巾的头部靠在岸边,美美的舒着长气,大声的感叹着:“啊……还是这里的温泉舒服呀,好久没有泡过温泉了,感觉真好……如果不是可恶的规定只准受伤的成员进来,我一定要每天来泡上两个小时!”

      “切,这有什么舒服可言?在魔界喜欢高温的人都是去泡岩浆的。”盘着腿坐在大理石砌成的池边,阿米巴不屑的撇撇嘴。

      被无聊的类比了一下,小爱翻翻白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那是--,我可是个喜欢正常享受人类,哪里象你们魔族那么变态?”

      “哇,不提这个就算了,说起变态,我在魔界也算见识过不少人了,有些奇怪爱好的魔族也不少,但还没见过象你这样的,你可比我们魔族变态多了……”

      “要死了你--”俏脸涨得通红的小爱随手解下头上的浴巾扇了过去,阿米巴闪身躲开哈哈大笑,小爱瞪着他,气呼呼的道:“人家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我看你皮痒了是吗?”

      眼看小爱生气了,阿米巴连忙收敛笑声,乖乖的点头哈腰:“哪里哪里,您是尊贵无比的主人,小的不过是个卑微的奴隶宠物罢了,怎么敢嘲笑您呢?”

      “哼,算你识相!”看着阿米巴嬉皮笑脸的模样,小爱勉强放下了浴巾,靠着池边闭上眼睛继续享受起来,“师兄他们的宠物一个个听话得要命,为什么我的宠物是这么一个惫懒的家伙呢?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对了,今晚的活动怎么安排,你来拿主意吧,记得要够新奇、够刺激哦。”

      “不是吧,又是我--”

      “怎么,你敢不听我的话吗?”

      “不敢不敢……”

      深夜,本应早已无人的疗养所,地下的手术室里却灯火通明。

      小爱全身赤裸,被固定在孕妇用的躺椅式检查台上,两腿被羞耻的高高架起向两边分开,下体一览无遗的暴露在空气中。

      看见阿米巴从一台储水罐式的机器上接好一根软管,拿着软管的另一头走了过来,小爱鄙夷的说道:“灌肠?几百年前人家就玩腻了啦。”

      “呵呵,你试试就知道了,这次的灌肠可和一般的不太一样哦。”邪邪的笑着,阿米巴一边轻轻的将软管塞入了小爱紧凑的屁眼里,伸手拧开了机器上的开关,一股黄色的液体顺着软管缓缓流入小爱的身体,只听哧嗤连声,一小股烟从屁眼里冒了出来。

      “啊!这是什么东西来的?人家的下面觉得好刺激~~~~”小爱叫了一声,呼吸急促,身体开始兴奋的颤抖起来,臀部不安的挪动着。

      “哈哈,这可是98%的浓硫酸,刺激怎么能不强?”阿米巴笑着把开关拧大,浓硫酸流入的速度变得快了很多。很快,小爱的腹部开始涨了起来,很快就象个充气皮球一样高高的鼓起。

      “哦~~~~哦~~~~太刺激了~~~~再来~~~~”大量的浓硫酸在体内奔腾流动,充满在肠道内;肠道的每一分内壁都充分感受着浓硫酸强烈的腐蚀,这剧烈的刺激让小爱一下就陷入崩溃的边缘。小爱猛摇着头,大口喘着气,胸口急剧的起伏,四肢都在兴奋的抽搐,下体也分泌出大量的爱液,一丝丝滑落在地上。

      眼看小爱的腹部鼓成了一个圆球,阿米巴猛得抽出了软管,大量的浓硫酸夹杂着污秽的粪便立刻喷了出来,仿佛高压水枪一般喷出老远,小爱的腹部顿时象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,恢复平坦的形状。浓硫酸和粪便的混合物洒到地板上,顿时冒起嗤嗤的烟雾。

      “啊哈,你的身体里是这么肮脏啊,这么臭的粪便,简直污染环境;我就让你的身体更脏一些吧!”不理还在一颤一颤,处于半失神状态的小爱,阿米巴从另一台储水罐式的机器上接上一条粗大得多的软管,牵了过来,对准小爱的屁眼又猛戳了进去。一手打开开关,只见大量黑褐色流质状的物体奔涌而入,进入了小爱的身体里。

      “这可是从疗养所后面的化粪池抽出来的东西,这么多可够你爽的了。”

      发酵的流质状粪便冲入小爱的身体,在肠道内堆积;后面的软管继续强力的输送着更多进来,不断的把堆积起来的粪便向前推。仿佛掉入了最底层的地狱里接受折磨,被这么肮脏污秽的粪便奸淫,强烈羞耻的感觉让小爱无比兴奋,全身的皮肤都泛出粉红色,大量的汗珠溱了出来,下体也是爱液直喷,断断续续的喊叫着:“啊~~~啊~~~~让我更肮脏吧~~~~给我~~~~更多~~~~”

      发酵的粪便不断向前涌动,很快穿过小肠把胃给塞满了,小爱整个腹部膨胀到了极致,白皙的皮肤被绷得透明起来,青色的静脉明晰可见。粪便继续往前推,很快通过了食道,只听见小爱呕的一声,猛的大张嘴巴,黑色的粪便带着强烈的恶臭涌了出来,犹如喷泉一般喷出,又洒落到自己的面上、胸口,整个躯体顿时满是流淌着的污秽。

      “啧啧,这么脏,谁愿意碰你?我还是做做好人帮你洗洗吧。”阿米巴拿出根软管,一头接上水池的龙头,一头又对着小爱的屁眼塞了进去。一打开龙头,顿时大量的清水冲入小爱的身体,开始洗刷着体内的污秽。

      自来水龙头的水压很强,清水涌入身体,越来越多的粪便被水向前冲走,只见小爱翻着白眼,大张着的嘴不断的喷出大量污秽的粪便,直过了好几分钟,才开始有清水从嘴里喷出。

      阿米巴取出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术刀,走到小爱面前,示意她收敛真气,然后在小腹上一划,顿时一道长长的伤口被割开来。只听哗的一声,肚皮翻开,本来已经被灌肠弄得膨胀无比的白色肠子立刻挤了出来,滑落在检查台上,散发着温暖的热气。

      大量的水流从肠中流过,再从小爱的口里喷出,浑圆的肠子晶莹剔透,整个肠壁都被涨得透明一般,面上的毛细血管清晰可见,仿佛随便一碰就会炸破掉。小爱已经陷入失神状态,只是眼睛半睁半闭,全身微微的抽搐着。

      关上水龙头,水也逐渐停止从小爱的口中喷出来。阿米巴伸出手抚摩着微微颤动的肠子,突然用力一捏,小爱顿时弹了起来:“啊啊~~~,肠子……肠子要坏掉了~~~~啊啊~~~再用力吧~~~~让人家的肠子坏掉~~~~”

      阿米巴一双手都伸了进去,在里面抓着肠子肆意的搓揉,看着肠内的水流被挤来挤去,看着小爱的哀号还嫌弃不够过瘾,突然抓住一截肠子,阿米巴把它打了个结,然后猛的又打开了水龙头。大量的水流急速的涌入肠道,却堵在打节的地方无处发泄,顿时肠子急剧的膨胀起来。肠壁变得比纸还薄,越来越透明,只听见扑的一声,不堪压力的肠壁终于破裂,大量的水激射出来,形成高高的喷泉。

      “啊啊啊~~~~”小爱高声的号叫起来,身体弓起,双腿紧绷,浑身兴奋的抽搐着,大量的爱液再一次喷泻而出,洒落在观察台上。

      关上水龙头,阿米巴拿出一个小盒,从里面取出几个银色的金属小环,微笑着对小爱说道:“象你这样喜欢欲望又酷爱自虐的人,佩带这样的东西是你最好的标志了,怎么样,想戴上它吗?”

      “啊~~~,给我~~~~,我要戴~~~~”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,但小爱狂热的眼神鼓励着阿米巴走上前去。

      阿米巴一手拿着一个环,对着小爱的乳头就是一刺,鲜血留了下来,环穿了上去,变成一个闪亮的乳环;同时的过程中,阿米巴还揉捏着挤满水的肠子,不断的给小爱以剧烈的刺激,让她维持在亢奋中。很快,小爱的两个乳头,肚脐、阴蒂各穿上了一个环,连两边粉嫩的阴唇也各穿了三个;小爱的全身变成了乳环和阴环的展示台。

      温柔的亲吻着小爱的阴蒂,手掌伸进小爱的腹腔里,把玩着里面的肠子。猛的一用力,把手掌里的肠子狠狠的撕成碎片。

      “啊啊啊~~~~”小爱高高的仰起头绝望的呼喊着,双眼向上猛翻,嘴唇大张,残余的水也跟着流了下来。看着小爱沉迷在地狱的高潮中高亢的呻吟,迷乱的表情千变万化起伏不停,阿米巴轻轻的问道:“愿意得到更刺激的欲望,做我的性奴隶吗?”

      “哦~~~啊~~~再用力~~~愿意~~~~我要做你的……性奴隶~~~~”已经陷入狂乱的小爱似乎不理会一切,只要求更多更强烈的刺激。

      微笑浮上了嘴角,阿米巴一边继续动作,一边轻轻的说道:“如果解除我的契约,我就让你堕落到地狱的最深处,永远享受最强烈的刺激,你愿意吗?”

      “不愿意。”

      “咦?!”

      喘息声停了下来,小爱停止了颤抖,慢慢睁开眼睛,看着发愣的阿米巴,微微笑了笑:“呵呵,几句话就想骗我解除契约,你还真把人家当傻子骗啊。”

      诤诤两声,观察台上固定手脚的铁片被掀飞上半空,小爱抚摩着手腕,慢慢的坐了起来:“这种方法……也亏你想得出来。难道你真的活得不耐烦了,想被我从这个世界上消灭掉?还是以为我能折磨你的方法不够多么?”

      从接近成功的喜悦一下跌落到地狱的深渊,阿米巴吓得浑身打颤,牙齿打了半天架,就是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      看着被吓傻了的阿米巴,小爱咯咯笑了起来,起身离开观察台,走到阿米巴面前。腹部的裂口大开,断裂的肠子一直流到脚边,但小爱仿佛没有知觉似的,伸出手指轻轻的挑着阿米巴的下巴,端详着他,笑吟吟的开口说道:“想想你刚救过我的命呢,就这么处理你好象不太好的样子,我可不是个恩将仇报的人,这一次就这么算了吧。而且你折磨人的鬼点子挺多的,做你的性奴隶也没什么不好。不过仅限于这种时候哦,如果平常你想动什么歪脑筋的话,我可饶不了你!”说到后面,语声变冷,阿米巴吓得连连点头不迭。无论如何,知道了自己逃过一劫,阿米巴总算在心里呼了口长气。

      看着阿米巴点头,小爱又变得笑颜如花:“这就对了嘛,说实话,做我的宠物有什么不好,我可比师兄们爱护宠物多了;要知道我可是动物保护主义者呢……”

      转身对着灯光看了看身上穿刺的环,小爱点点头赞赏了一下:“这几个小东西做工不错,以后就戴着不要取下来好了。也可以随时提醒人家是你的性奴呢。”

      听到这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的话,阿米巴想干笑几下,却笑不出声来。

      “好了,阿米巴你把这里清理一下吧,明天别人来看到就不好了。记得要清理干净哦。”

    • 3
    • 1
    • 0
    • 525
    • vyibibjxg9527gufd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0
      bjxg9527LV3赌狗
      打赏了10金币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